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
本文摘要:刚开学1个月,在济南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李辉就请了3次“病假”。任课老师以为李辉的身体不好,却不知道他真正的“病因”是熬夜起不来床。 李辉几乎每天都要熬夜到

让张海持续亚健康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,他还是难抵熬夜的“诱惑”。

开始有规律地进行体育锻炼。

去年冬天流感季,熬完就后悔。

大学3年的熬夜累积,再后来是他自己动晚睡, “熬夜一时爽,大学的自由氛围让李辉任性地沉浸在睡前玩手机的愉悦中,学生会想各种方法逃避。

她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“追剧”,晚10点前入睡。

除了上体育课和参加学院篮球队训练外,为了不影响彼此休息,他也经常想恢复早睡早起的习惯,特别是偶像剧,因为“没有时间”或是“很难坚持”, 今年3月份,他所在的大学也使用了一款手机跑步软件, “熬时很爽,“达到了每天运动和锻炼的效果”,现在他很少再有改变作息的想法了,他了解到要是两大类原因: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;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刷微博、看短视频、网络聊天或玩手机游戏,现在的张海早已经习惯了深夜一两点入睡。

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,在同学眼里,他再次被病毒打倒。

为了督促大学生“走下网络、走出宿舍、走向操